来源:中华书画网   点击数:   文章作者:索靖

圣皇御世,随时之宜,仓颉既生,书契是为。
科斗鸟篆,类物象形,睿哲变通,意巧滋生。
损之隶草,以崇简易,百官毕修,事业并丽。
盖草书之为状也,婉若银钩,漂若惊鸾,舒翼未发,若举复安。
虫蛇虬蟉,或往或还,类婀娜以羸羸,欻奋□而桓桓。
及其逸游盼向,乍正乍邪,骐骥暴怒逼其辔,海水窳窿扬其波。
芝草葡陶还相继,棠棣融融载其华;玄熊对踞于山岳,飞燕相追而差池。
举而察之,以似乎和风吹林,偃草扇树,枝条顺气,转相比附,窃娆廉苫,随体散布。
纷扰扰以猗,靡中持疑而犹豫。玄螭狡兽嬉其间,腾猿飞鼬相奔趣。
凌鱼奋尾,骇龙反据,投空自窜,张设牙距。
或者登高望其类,或若既往而中顾,或若俶傥而不群,或若自检于常度。
于是多才之英,笃艺之彦,役心精微,耽此文宪。
守道兼权,触类生变,离析八体,靡形不判。
去繁存微,大象未乱,上理开元,下周谨案。
骋辞放手,雨行冰散,高间翰厉,溢越流漫。
忽班班成章,信奇妙之焕烂,体磥落而壮丽,姿光润以粲粲。
命杜度运其指,使伯英回其腕,著绝势于纨素,垂百世之殊观。


  相关内容

索靖作品欣赏:出师颂

佚名

萧衍·草书状

萧衍